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西安旅游 > 西安旅游攻略 > 天堂和爱情告别(一)

天堂和爱情告别(一)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1-02-23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2076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暖和。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年夜山,不为修下世,只为途中能与你相遇。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

早已习惯了一小我的旅行,一小我一个包就可以上路了。

早已习惯在漫无目的旅行中肆无忌惮的保藏那些美妙绝伦的风光。

一楔子:

杀人游戏中的体味

人物介绍:

雪:成都女孩儿,深圳工作.柔情中透露着勇敢与顽强.

风儿:广州人,北京工作.南北连系的气质,有着南方人少有的北方人的活跃.

张军:错号:老迈.上海人,柬埔寨工作.不着边际的老驴.因为年夜雪封山抛却穿越才和我们结伴.

安心:长沙人.即将结业的多愁善感女孩儿.

堂本:日本人.萍踪遍部东南亚的自助旅行者.

寒:来自韩国.供职一官方网站的职业驴子.

柳:和韩在中国结识的同胞.

细雨:江苏人,一出生就是个满洲族的格格.巨匠的欢快果.

机缘巧合,在丽江一群有趣的家伙结识,起头了十几天泸湖和虎跳的旅程.达到中虎跳Halfway时,寒和柳插手了.晚上的"杀人"游戏中.寒和柳,虽然来自韩国,但几乎和巨匠没有什么说话障碍.两个新人的插手让整个杀人游戏布满了刺激,与欢喜.当其中一轮游戏只剩下雪和韩时,片霎的默然..............最终他们一路选择了面临巨匠的赏罚.在"杀人"游戏中,这是"徇情"的寄义,一般人城市选择"杀"失踪对方,或者逃跑,让另一方被"抓"接管巨匠的赏罚.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徇情"一路面临巨匠的赏罚,这在巨匠结伴以来仍是第一次碰着.细雨的一句玩笑:你们两小我也难免难免太默契了吧!打破了僵局,让这个"杀人"游戏在浩月当空的下哈巴雪山,萧萧水声中竣事了......

中甸,短暂的2天勾留,雪和寒相对其他人来说交流多了起来,和那些已然的熟悉与默契.让巨匠都纷纷恋慕他们.然而这样的默契却即将面临分袂....

在继续各自的旅行中兵分两路:韩和火伴要从中甸去稻城.雪,风儿,张军堂本细雨

要继续梅里寻梦。在一个飘着雨的早晨,中甸的汽车站.巨匠伤感的离去。离去后,雪继续了梅里之行,与一个月中逛遍了滇西北后返回深圳.

然而返回深圳后被奉告公司因为运行此外一个项目,无关人员可且则休假2个月。面临突如其来的假期,雪.心里多的是欣喜。还有那分对行走的执着.滇西北一个月的风光确实让她对旅行着了魔上了瘾,于是她抉择操作这两个月去西藏寻找梦的天堂。

5月中成都,在国航售票处西藏航线的柜台.雪看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用他带着韩语发音的英文询问机票。当她从背后拍了他一下时....

---------哦?那是一份诧异的啼声,.

接着就是一个超级年夜满怀的拥抱。到也合适寒的特点。

扳谈中体味到,他是要搭飞机去西藏。这一个月都在四川晃荡。简短的扳谈后.似乎这一个月的分袂,雪淡然了和寒的碰头.也没有和寒结伴而行的筹算.于是巨匠又一次辞别。

第三天早上,登机,雪找到了自己位于过道的位置.慌忙中坐下,翻着当天的报纸。

一声熟悉的“HI”

响起。雪惊呆了,这样的巧合,在来自两个分歧国家的人说两次再会的人来说就是不会有下次再会。但这声问候却意味着。。。。。就这样,寒畴前面的位置换到后面.成都到拉萨的飞机上,兴奋的寒和雪切磋着西藏的旅行。爱热闹的他吵着要她和他结伴,归正巨匠都是一小我,而且一个月前又一路走过云南。也好。就结伴吧。当寒听到雪承诺和他结伴时辰,那种满脸兴奋的神色像个孩子。

寒在飞机上就超兴奋,一会儿摄影,一会儿听他的音乐。奇异的神色加动作。。使得舒适的雪有些不习惯.当雪回以很腻味的回瞪时,寒居然要乞降雪换音乐听。雪涓滴不小气的把自己的MP3仍给他,雪接过正在播放的音乐时。。。。一首熟悉的中国乐曲的旋律:让他淡淡的来,让他好好的去,到现在年复一年,我不能遏制纪念。。。。。。

两小我都听着统一首:《恰似你的温柔》。寒的反映似乎比雪更快,对望的眼神中布满了久违的熟悉的默契....

二:拉萨的天空

分开了贡噶机场,年夜巴车飞一样的奔着,如同两人的的神色那般孔殷.达到拉萨平易近航中心,他们几乎一口同声的说了去吉日住的抉择。达到吉日时处事台的小妹遗憾的告诉他们只剩下最后一个双人世了.

寒拉着雪闪到了一边,用那半不拉的带着韩文腔的英文问着雪:我们住一个房间你会不会未便利?要不要换个处所?

"哦,也好啊,那就换个处所住吧".-------雪

"这季节,去那儿那里都是一样的啦".小妹带着友善的提醒着

"那,要不就这样吧".雪无奈的回应着,归正两张床嘛.小妹在一边打着圆场说道:"你们既然是一路结伴来的,也没什么了".

寒用他歉意的眼神看了一雪.

OK,就这样抉择了,简单的打点好入住.在吉日小妹的率领下,寒和雪来到了最后一间双人世.放下行李后,寒说要就带着他的相机拍拍吉日.雪简单的洗了个脸,正筹备打算着下一步呢,寒急冲冲的进来:出去吧.我想出去逛逛.话音没落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喊着:有没有晚上一路吃饭的声音.热闹的吉日,似乎永远都没有寂寞的人儿.雪简单的把刚刚的话跟寒翻译了下,没想到寒居然赞成了.

推开门,雪对楼下的人回到:我们加入,两小我,马上下来.

哦,好的.....

晚饭在热闹的空气中进行着,寒也没插话,或许是说话欠亨吧.

一路晚饭的深圳MM,说笑中问到:他是你男伴侣吧?怎么不措辞啊?

其他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哦,是啊,他一个晚上就看着我们说笑,自己吃着饭,是不是高反了?

面临别人孔殷的关切,雪轻声的对巨匠说:他是韩国人,听不懂中文.

"归归,怪不得,他不措辞么".其中的南京年迈用力的看了眼寒,也玩笑说着.

"哦,那咱们改说英文吧".深圳MM建议着.

雪用英文对寒说了然情形.寒羞怯的回应着,同化着他带着韩文的强调.巨匠只好用友善的笑声来化解尴尬了.

"你们是一对吧"?在西藏这样的话似乎是不隐讳的就问了出来.

寒看了看雪,雪看了看寒,一口同声的回覆:不是.面临清脆而又整洁的回覆,巨匠也欠好在继续问什么.

经由投票,巨匠把洗碗的工作,一致抉择交给了这对回覆不是一对的两小我,而晚饭也就这样竣事了.

房间里,一人一张床.

晚安.寒轻声的说着.

安了.雪回应着.

翻身,又是一个翻身,窗外是淡定的月色,雪的耳边响着:让他淡淡的来,让他好好的去,到现在年复一年,我不能遏制纪念。。。。。。脑海里浮现的却是,飞机上,和寒有同样的共识后的震撼.......

是啊,中国这么年夜,走了那么远的路,却还老是能碰着...

此外一边,翻身,呼吸的声音略有重呼吸的意味.

你没事吧?雪问到.心里感受这家伙是不是有高反啊.

哦,没事.听到一切OK的话后.

雪开玩笑的说:"高反可是很严重的哦".

我有点兴奋,此外没什么.寒回覆到.

雪,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女人的第六感仿佛告诉她,兴奋,必然和雪有关.

天上的星星似乎也在谛视着这对缘分奇异的两人.

三、纳木错---------魂灵飘动

寒在不顺畅的呼吸中醒来,摇了摇头,睁开眼,窗外仍是朦胧的早晨,常年在外行走的原因,寒对这种不顺畅的呼吸很快就调整了过来.吃上了几片中国的红景天,轻轻的穿上了外衣的声音,让雪也醒了过来.

"不用那么夙起来".雪带着睡意的声音响起.

"哦"."习惯了".寒回覆.

"外面都没亮呢,迟一会儿吧".发出这声音的雪像及了睡意朦胧的懒散小帽.

"呵呵."寒轻声的笑了笑.

"怎么啦?若是感受有异样的话,就吃点红景天吧".雪是个善良的女孩儿.

"没事.刚刚吃过.你要不要也来几片儿".寒回道.

"不用,我没事,我几乎没什么感受"雪礼貌的反映着.也在朦胧的漆黑中,穿上了衣服,和鞋.

"既然醒了就起来吧."雪利索的动作,让寒马上感受面前的雪似乎不像个女孩子.

两人下楼时,天已经年夜亮了.年夜门口,南京年迈和深圳MM两人一路忙在世清算车子和行囊,风闻要去纳木错了.他们是自驾车上来的.南京年迈在深圳工作.两人在深圳结伴来到了西藏.雪把这个动静告诉寒时,寒正跟深圳MM表达着能不能一路去的意思.当深圳MM告诉寒要跟南京年迈筹议一下时.

寒走向了雪:"直接去纳木错,好么?我们和他们一路,若是他们赞成的话,你跟我一路去,好么?"

按照原本的设法,雪筹算在拉萨小住时日.然后才有去纳木错的设法.面前寒孔殷的问话,把雪的打算打乱了.转念一想,归正也要去纳木错.雪点了颔首.看见雪的赞成,寒,象上次在成都碰头时,又一个拥抱.看架势像及了恋爱中的年夜男孩儿.深圳MM和南京年迈把意思告诉了雪:归恰是顺路车,车资就每人80元,比外面的搭车资多点,回来就需要他们自己设法子.让雪和寒两人筹议一下.雪把意思告诉了寒,寒赞成了.接着雪和寒收拾了行囊,退了房分开了拉萨.

车子就这样渐渐的分开了吉日.

"瞧他真够害羞的."深圳MM用一口尺度的通俗话对着寒说到.

"他是因为说话欠亨吧."雪因为同在深圳工作的原因和深圳MM南京年迈的交流到也没啥障碍."那爽性,巨匠改说英文吧,省得他一小我没什么意思."于是,深圳MM用英文酣畅的说着."寒,说说你吧.我们都斗劲好奇.归正这一路开下去,还长着呢,我们巨匠轮流说说自己."深圳MM和南京年迈都合适着.

寒用他降低的声音说:"好".接着简单的说了他,来自汉城的通俗人家,怙恃都是典型的韩国人,他在一家官方网站做专职的旅行写手,使命就是把外面的实时讯息和最新动态用收集上传到韩国.还说了,他此次的旅行是,岁首韩国到泰国,柬埔寨,老挝,越南,从越南入境到中国云南,接着浪荡了四川...一边用他的三星笔记本翻出他从岁首到此刻的照片给雪和深圳MM看着,开车的南京年迈也不时的回过甚来,奖饰不已.听着寒的自述时刻过的也真快,每小我说到了自己.巨匠也在不知不觉间熟识了起来,没怎么感受时刻的难熬就来到了纳木错.

纳木错,如同一个魂灵飘动着的仙女,向巨匠问候着.见到这样的美景,四人开足了马力,纷纷用相机留住那瞬间的斑斓.深圳MM和南京年迈一路下来已经培育了良多默契,就连摄影也是,"寒,雪你们这边拍,我们四处逛逛啦,回头车的处所见."没等回覆,两人早不见了人影.

走了这么远的路,风光过了一个又一个,或许纳木错真的是触动了他们的神经线,寒和雪对着面前的景色,似乎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无语.那种独属于纳木错所有,静谧.在夕照下也独显了她的神圣.

帐篷是南京年迈和深圳MM一早就预定好的,幸好这样的结伴,才让昨日刚到拉萨的寒和雪没有措手不及的感受.晚饭时,南京年迈和深圳MM两人公布揭晓了明天要和寒,雪辞此外话题.他们沿青藏继续前行.深圳MM对寒说:"要一路走哦,雪看起来荏弱了些,奉求你赐顾帮衬了.""必然,安心吧,既然结了伴,我绝对不会让她一小我的".寒用他韩国人特有的礼貌跟深圳MM和南京年迈鞠着躬.雪笑嘻嘻的说着:"没事了,云南我还不是走了一个月,都安心吧,回深圳后,我会和你们联络的哦"."我们又是两小我结伴了".寒入乡随俗的学会了却伴的字眼!

明天还要看日出,巨匠都早早的歇息吧.南京年迈浑朴的声音.

帐篷里,寒把红景天拿给了雪."吃点,这里海拔有点高,或许你三更会醒来"

"感谢".雪功效红景天,心里的布满了感应.感应外似乎脑海里还浮现出温情的字眼.

夜晚在伴跟着的惜别和珍重中起头.

三更,雪在严寒中醒来,西藏的夜晚是冷的会冻醒人的种.雪醒来后,发现呼吸起头变的年夜口起来.莫非是高反了?坐起来的雪,起头犯起了思疑.

"你,有高反了".寒渐渐的声音冲口而出.原本雪听到声音也醒了过来,措辞间已经来到了雪旁边."坐着别动,深呼吸."寒也把自己厚的衣服拿过来,披在了雪的身上,"这时辰更不能伤风",此时的寒竟然比雪还要体味中国,体味西藏般."别担忧,一会就好了,这不严重,只是轻细的."寒拍着雪的肩膀,低声的说着.果真一会儿就恢复的雪慢慢的恢复了正常的呼吸.

"安心睡吧,没事.明天还要夙起."寒满怀关切的声音给了雪莫年夜的鼓舞激励与撑持.

这样的感受如同外面的两顶帐篷.彼此对望又彼此关切着......

四经藩见证回拉萨的路

雪在整夜的不愉快中疾苦的醒来.是啊,一路飞到拉萨,在到纳木错,似乎有点急了.

寒听到雪的轻叹:"抱愧,是我干连了你,要不是我焦心跟这他们一路来的话,或许不会那么不愉快的."

"没事儿,归正迟早要来.我们只是早点接管高反的浸礼而已"雪轻描淡写.

"我叫你雪儿吧.用中文怎么叫呢?教我中文吧."寒蹩脚的韩文腔的英文,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呵呵"雪轻笑着."好啊,我也可以跟你进修韩语,那我怎么称号?"熟悉到此刻都是互相喊着对方的英文名字.

"寒,我的名字中的单字."寒饶有乐趣的告诉着雪.

闲聊间他们已经清算好了衣物筹备出来期待日出.南京年迈和深圳MM两人早就在外期待了.他们都带了专业的相机来期待,也是为了迎接晨曦第一缕阳光呈此刻纳木错......雪和寒也在这雪域高原的"天湖"迎来了第一个属于他们的日出.纳木错,蓝天白云这片段或许在他们的心,他们的脑海都将是记忆中最深刻最绚烂的斑斓吧........

四人也在日落和日出遥相呼应的的纳木错辞别.是啊.昨日拉萨结伴今天纳木错分袂,这或许就是结伴旅行中,最让人难熬与伤感的一幕吧.

在阳光的晖映下,雪域高原的纳木错,蓝天白云下的伤感是那般的清楚.....

"我们要搭车回拉萨去".雪伤感的语调.

寒翻出他那本英文版的资讯书,这样那样的走法都枚举了出来.原本他的信息收集的好全啊.雪在心理感伤着.更甚者,寒除了说话略有欠亨外,其他的知道的不比雪少,只是,雪一向都不知道而已.

"你不愉快,就让我一小我去问情形吧.等着我,歇息下."寒关切的口吻如同雪是自己的亲人般.

"恩,那就辛劳你了.感谢".雪老是很客套的说话一向和寒连结着距离.望着寒的背影越来越小,雪的心里似乎布满了温情的打动,这打动和城市中的关切分歧,或许城市中的关切多了点子虚在如斯宽敞宽年夜旷达的蓝天白云下就变的突兀了起来.对比而言,这关切虽然目生,但却是那样的真实.

面临年夜部门拉萨过来的车和人都是满载的情形,寒仍是失踪望而归了.

"看起来,我们只有走回当雄.然后搭车回拉萨了."寒关切的眼神望着雪.眼神中有为雪的高反担忧还有为雪的体力担忧着.

"那就清算下,走吧."雪轻松的话语利落爽性.

背包有始以来,是雪的第一次感应自己的力有未逮.面临高反,不是深呼一口吻和人力定胜天的设法就能解决的.此刻的雪是全然的无奈.她担忧自己影响寒的脚步.

然而,这设法却被寒看穿了."不妨,我不赶时刻,只要你没问题,我们可以一边走,一边看.归正我们到了西藏还没来得及好好晒晒高原的太阳,走吧.别担忧了."也许就是这样的寒才会让雪有了打动.带着这样的神色,他们起头了这段艰难的路....

速度是慢的不能在慢的那种闲逛的速度..尽管这样,雪仍是略有吃不用.

"我累了,不是你累了,我们歇息会儿聊聊天."寒关心雪呼吸急促的高反.

"好的."除了回应着,雪已经孔殷的需要调整了.

寒从包里翻出了从韩国带来的一种维生素,五彩的,样子小小的,很可爱,象极了女孩子喜欢吃的零食."吃吧,这是我侄女帮我筹备的.不用谢了.都被你谢怕了,比韩国人还礼貌.快赶上日本人了你.哈哈."就这样把可爱的维生素抵给了雪.说着,还从年夜包里翻出了笔记本,打开,放起了韩国的音乐.两小我听着音乐看着蓝天.飘着云儿一朵朵的从他们的面前浮过,似乎六合间只有他们的存在一般....不知过了多久.是雪回的神来的那句,我们走吧.他们才发现舒适的歇息居然过了一个小时.两小我不措辞居然也可以不知不觉间混过一小时.真有他们的.

继续走.寒背起了云45L的包.过多的负重着."在韩国,汉子都要这样.比片子的里野蛮女友还过度,所以你就不用担忧了."寒诙谐的跟雪讥讽,一小我两个包,真的是负重过多!尤其是看到寒一前一后的包时,雪的心里泛起了阵阵感谢感动...

或许是减轻负重的关系吧,接下来的路雪感应轻松了良多.他们也顺遂的到了当雄,顺遂的搭上了回拉萨的车.车上,雪倦怠的睡着了.半依着车窗的雪,岁着车窗的波动,睡起来不愉快及了.细心的寒把手垫在了雪的脸上,不知道为什么,有了垫子的雪似乎获得了平安般,入睡..

寒对劲的看着轻睡的雪,细心的端详起了这个在云南杀人游戏中碰着的默契女孩儿,年夜脑似乎此刻才起头回过味来,原本,他们在云南就有了这样的默契,一向到成都的巧遇,在到飞机上的巧遇,在到听着同样音乐的他们,缘分...默契...串联起来后....

怪不得见到雪,他就兴奋的象个孩子,这跟在韩国的他是完全分歧的,莫非,喜欢?是喜欢她...................

找不着北的拉萨

布达拉的色彩把人们带入了一个又一个时空的旋涡,宗教布满了良多的神奇.等闲地可以让分歧肤色,分歧性格的人把宗教变为崇奉.那似乎是一种有聚有散的宿命.当各处可见的清白色佛塔寺院和各处,经幡、玛尼堆以及人数众多的僧侣,形成了西藏怪异的宗教文化空气.............................白云在蓝天的映照下如统一朵盛开的莲花

人与佛的魂灵交汇交相着...面临朝圣的人,目光判定,神采自如,虽贫穷而不乞怜,有一种自然的高尚,不禁让人肃然起敬.也许他们是从很远很远的处所一路磕长头到拉萨朝圣,他们已经抵达心中的圣地,心里是布满幸福的朝圣。朝圣之路是漫长的,他们继续前行着,这样的震撼也无时无刻不撞击着雪和寒的心里.或许留下的是他们一双打动的眼睛,在西藏的天空下清亮而暖和着.

回到拉萨的感受:昨日晚上,回来后的雪就一向很奇异,让她没想到的是寒在身边的贴心赐顾帮衬,还有寒在一些行程放置上所做的抛却.寒来自遥远的韩国,和雪分歧,即便遥远,这里是中国,来一次也是斗劲轻易,可寒分歧,他还有工作,或许...或许巨匠是在云南就熟悉的缘故么?雪的心里就这样这样一再着.和寒逛完布达拉后雪就累了.昨日折腾下来也有点儿累了.雪要求就一小我回去歇息了,走一路琢磨一路的雪就这样迷含混糊的回到了吉日,寒似乎一小我去发呆了..

熟睡中的雪在一阵阵笑声中醒来,哈哈....哈哈....推开窗发现,院子里的年夜伙好象在看着什么,还一边争着问,这是谁啊,这个呢的话.在细心一看,是寒在给巨匠看着他一路拍下来的照片.

听到下楼的声响,寒转眼望去."醒了?睡的愉快吧.出去吃工具吧.我都饿了."寒冲着雪露出他孩子般的笑脸.

"你发呆的功效若何?"雪随口问到.

"老样子,找点人文的工具拍拍顺路写写."寒措辞间已经打给四周人抱愧的手势.

"哇,你男伴侣真关心,你睡了三个小时,他就这样不才面等了这么长时刻."其中的一个女孩子,赞叹着."谁说韩国汉子都是年夜汉子."这两句是用中文说的.

听得寒一头雾水."说我什么坏话呢?我可不懂中文."寒嘻嘻哈哈的问着.

"没说你什么.""他不是我男伴侣,我们只是伴侣.一路结伴."雪一边和寒说着,此外一句已经回给了刚刚恋慕的女孩子.

"说真的哦,那你可别担忧我把他抢走咯."开玩笑的女孩子已经把下句台词退给了雪.

"那好呀,我正想一小我走呢.若是他愿意,你就带他走吧."雪笑着回覆到.

"我们吃饭去吧."寒在一边起头获救了,似乎知道他们在开着雪的玩笑.

晚饭,他们找到了一家川菜馆,寒在四川的那段时刻,似乎爱上了四川菜的辣.两菜一汤,2人世界的代表,寒开着玩笑跟雪说."雪儿,你吃那么多麻辣会不会胃痛?"

"不会,我巨细就习惯了,只是这几年在英国的那几年很郁闷."雪一边吃一边和寒说着.

"都没有听你说过这段."寒起头了抗议.

"也没什么,就是出去读了几年书.过了几年留学生的糊口."雪轻描淡写.

"那英国那么好,为什么不留在英国."寒很是好奇.

"英国在好,始终不是生我养我的处所,况且我怙恃有我一个孩子.我留在英国,怙恃呢."雪想到寒既然是来自遥远的韩国,必然是个倾吐的好对象吧.

""话说的也是,就象我在外面走了那么多处所,始终感受仍是家好.""怙恃都年迈,我们有良多责任."这是寒第一次很严厉的和雪谈论这些话题.

似乎这是一个率直两人家庭情形的晚上....

"那雪儿,你有没有过继续去留学的设法."寒毛骨悚然的试探着的口吻.

"真话,年夜面上没有.可没有却是假的,心里私底下,仍是但愿继续在英国的学业."一个真实的回覆.

"吃吧,我们年夜韩平易近国人吃饭几乎不许措辞.韩剧里的都是唬人的.丑化了我们汉子的形象了."寒看到了雪眼里闪过的不乐.

溜达回了吉日,寒到了一杯水给雪,递上了中国的红景天,还有下战书买的维生素,都是中国的."给,看着中文仿单吃啊."

"你这么会有这个?下战书买的?感谢"原本他口里的发呆是去买了药给雪.打动起头伸展在雪的四周.....

"不愉快就早点睡吧.我要写稿子了."寒似乎看到了雪的尴尬.

"好."雪淡然带过心里的感应.转到了被窝.

此外一张床是寒的日志片段:雪儿,她的心好远......

"你筹备在西藏"呆"多久,接下来怎么个走法?"雪轻轻的说出了心里的疑问.

"恩,接下往来来往林芝,然后去日喀则,樟木,尼泊尔.印度,巴基斯坦,伊朗阿富汗,差不多欧洲就回到韩国.这也是我的工作."寒一边敲着自己的日志,一边回覆着雪的问题.

"哦."雪吭了下.

"你呢?"寒问到.

"都差不多.我有两个月的假期,可以继续旅行."雪平躺着回覆寒的问题.声音也越来越小..

可再长的时刻在旅行上,也只是个过客而已.....

六年夜昭寺震撼了我们的心

听别人说早上七点前的年夜昭寺可以混进去,一年夜早,天还黑着时,两小我就跟着藏平易近混在一路,期待在门前。年夜昭寺门口尽是行着五体投年夜礼的藏平易近,他们不知倦怠地拜了又拜。寒费解的眼神望着雪.雪小声的和寒诠释着这是他们的崇奉.他们到年夜昭寺期待参拜的是佛祖释迦牟尼十二岁的等身像.诠释的同时,雪的心里也在感伤着,自己是偶然参不美观提前来排排队倒也无妨,但,那些藏平易近们却分歧,他们居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坚持着,让人不行思议的是那事实是若何的一种精神支柱。而何时才是他们的终点,原本精神上的鸿沟有时竟是如斯难以超越。雪的心里依然琢磨着.

跟在磕头参拜的藏平易近的死后,扑捉的背影还有眼神是那般的震撼.望着那些年夜昭寺出色的壁画,藏传释教的那种破威严的震慑力,居然是那样的清楚.

年夜昭寺带来的震撼久久挥之不去.这后遗症后来一度默示在,只要和寺庙相见,雪城市联想到年夜昭寺,寒亦如斯,在后来的旅行中,多次被年夜昭寺的记忆影响着.或许这就是西藏带给人们的后遗症.

年夜昭寺的浸礼了他们的心灵,却让寒的心加倍勇敢的面临自己了.年夜昭寺的金顶寒起头了发呆,也想了良多....或许他该对雪表达,表达他见到了雪之后心里油然而生的顾恤,也应该表达他之前是个不拘谈笑的汉子,或者他应该更清楚的跟雪说,他一向是个严厉的汉子,虽然,近半年的时刻他走过了这么多处所,但,他的心却是空白的.只是他不确定,再多的等候等在这儿,不能清楚是否都如愿.走了这么远的路,风光过了一个

又一个,有过爱护保重的,有过珍重的,还有过可惜的,但雪简直让他的心分歧了........

年夜昭寺和罗步林卡逛完后,八廓街上呈现了他们的身影.寒用他的镜头忙活采集着,雪忙着选给伴侣的礼物.雪发现了一对近似牛角雕的饰品,一个是太阳的外形,近似花朵的样子,一个是月亮的外形,看到它们时辰,是两个绑在一路.摊子的主人却不单卖.既然这样就买下来吧,雪在心里琢磨着.但,那一个给谁呢,这几天寒的赐顾帮衬,就送给寒吧.雪策画了,就买下来这对绑在一路的情侣饰品.

"这个给你,感谢你几天的赐顾帮衬."雪刚搞顶价钱,就把月亮仍给了寒.

一边的藏平易近摊主年夜姐喊到:"你速度还真快,这就送给他了.祝你们幸福哦"

晕!跟本不等雪回话,人家已经起头做了了第2笔生意.

"这是什么?"寒问雪.

"风闻是牛角做的,月亮."雪回覆着.

"那她刚刚和你说什么?"寒问到.

"没说什么,就说这个你戴雅观."雪这么意思告诉寒呢."那就戴上吧."

"哦,感谢哦."寒忙着往脖子上戴了,可那绳子就是系不上.

"我帮你."雪帮寒系上了简单的绳子.打了一个活节."往后你可以拿下来,这样拿解开就行了."雪小声的跟寒说着,仿佛怕别人听到她的话似的.

"你手上的此外一个是什么?"眼尖的寒仍是认出了.

"不是什么.和你的阿谁都是牛角做的."雪只好这样回覆.也但愿寒别外继续问下去.

"雪儿,只有我们两个,说真话就那么难么?"寒的眼睛看着雪.

"哎,是一路,买下来的,老板说这样廉价."雪说了个谎.

"那你还不戴上啊."寒孔殷的语气."我帮你吧"

"不用,我自己就行了."雪回覆到.

"那怎么行,刚刚你帮我了啊.我帮你吧."争不外寒,于是雪底下了头,让寒系上了阿谁太阳."好了."

原本他是会系的,"你是居心的.好哇."雪举起了手筹备敲寒的脑壳.

寒看这架势,开溜了,雪追着寒,"你给我站住,一会丢了你,看你怎么办."

"除非你别打我.否则,你能追上就来吧."寒甩下这句话,和雪起头了猫抓老鼠的跑法.

跑累的两小我停了下来."哈哈,向你认错.别生气了."寒的口吻跟哄女孩子欢快没两样."好了,该去色拉寺看辩经了."寒不等雪反映已经拉起了雪的手.

色拉寺的辩经由竣事后,寒对雪说了一句这样的话:"你信佛么?我不信佛的存在,可是我深信在他们心中有佛存在。所以,他们的虔敬和磨折,除了他们自己,谁都无法看见。"说这话的寒似乎是此外一小我.

玛吉阿米,按雪的意思是抛却在这里晚餐的,听伴侣说这里的饭是有点贵,但没想到是贵良多的那种.可在寒的几回再三坚持下,他们的晚餐仍是选择了在这儿.寒请处事生举荐了藏餐和酥油茶.听着"玛吉阿米"的音乐,寒渐渐的对雪说了一段诗: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暖和。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年夜山,不为修下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原本寒是很喜欢中国文化的,他读过"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写给情人的情诗.更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故事.寒用他的手机写着什么递给了雪.

"喜欢看着你笑."这是一句用英文和韩文写的话.

雪看着这段话,感受,面前寒的眼神包含着太多太多.

幸好,上来的餐实时解救了雪的尴尬.

这样味道有丝尴尬,还有丝说不出来的味道.除去藏餐的味道不算,这里的餐真的一般.但寒这顿饭吃的概略是和雪熟悉以来最舒适的一餐吧.不措辞,连笑都是怪怪的.

"买单."雪的声音响起.

藏族处事生过来接茬了.寒一手退回了雪的手,一手把钱递给了处事生.雪挣扎着,但寒的实力此刻是雪挣扎不失踪的.

"找您的钱."处事生递过钱后.寒才送来了雪的手.

"AA制,这是你今天送礼物的回赠."寒试图掩饰着心中的严重.似乎担忧雪必然要和他划清鸿沟.

看到寒出格当真的眼神,雪的心里在想,那就下次回请吧,既然他是当真的."好吧,看起来我是赚到了,呵呵,这好事可欠好找啊."

"那你就天天送我礼物吧."寒的这句玩笑话又把空气拉回到欢畅的空气中.

听着"玛吉阿米"的音乐,思绪又落到了默然.是啊,西藏或许就是一面镜子,巨匠城市在这里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工具.....

我想用孩子们的笑来冲淡今天的主题

相关旅游攻略

“佛光”掠影——“西游记”找零

“西游记”找零:“佛光”掠影——2009年10月16日摄于西安大雁塔广场 佛光掠影 (3) 佛光掠影 佛光掠影 (2)   袁袤翔:“西游”归来致玄奘 昔日你西游 今我亦西游 昔你西游取真经 今我西游沐佛光 你取真经度众生 我沐佛光暖洋洋 忽念先贤栽菩提 身为后人我乘凉 我乘凉 自思量 当有感恩心 不敢忘
      阅读全文»

西安人民欢迎你!

            西安古称长安,是我国黄河流域古代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之一,与雅典、罗马、开罗并称为世界四大古都。西安也是我国建都最早、历时最长的古城,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自西周(公元前1134年)起直到唐代,先后共有13个王朝在此建都。
      阅读全文»

西安小吃纵览——山鬼

甑糕 羊肉泡沫 西安米线 西安凉皮 西安炒面 酸菜炒米 岐山面 麻辣烫 烤牛肉串 烤鸡翅 贾三汤包 加州牛肉面大王 葫芦头 胡辣汤+煎饼丝 粉蒸肉 BIANG BIANG 面
      阅读全文»